女艺术家被消失了,好像她们从没存在过

来源:我是F小姐    作者:我是F小姐    时间:2020-11-04

| 永 远 别 对 生 活 冷 感 |

贵妇妈妈啄了一口茶,对着艺术学院里学素描的女学生说——

一番真言把所有女学生弄哭了,找妈准备退学。

现在看来,讽刺至极。可在当年,确实是这样。

▲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S02E03

从我看艺术开始,我就特别留心有关女艺术家的一切。或许吧,我对有才华、有趣的女人特别感兴趣。

但你有没有发现,如果去逛卢浮宫,几乎很难看见女艺术家的作品,去奥赛,情况也差不多,逛纽约MOMA,现代艺术的情况会好一些。但有人去数过,女艺术家作品占比也不过9.5%。

▲MOMA

有人说,别把性别区分得那么清楚,怎么,要按男女比例进博物馆才算公平了?

《现代艺术150年》写到中间,贡培兹突然砍断自己的叙事节奏,神经兮兮地问:你们有没有发现,到现在为止,少了些什么?

他也很奇怪,你看,艺术史没有女人。女人的历史是真空的,消失的,直至1943年,艺术还是男人主宰的世界。

▲ 1972年1月30日:Womanhouse女性主义艺术展览开幕,这开起来很开先河的事情,比1943年的展览晚了将近30年。

包括全宇宙第一场属于女艺术家的展览,也是悄无声息的,贡培兹也只是寥寥数行提了一嘴。

1943年,特立独行的女策展人、来自老钱家族的佩姬·古根海姆(PeggyGuggenheim,所罗门·古根海姆是她的舅舅)听了杜尚的建议,在纽约,办了第一个女性现代艺术展。

▲佩姬·古根海姆

展览的名字听起来特别朴素,Exhibition by 31 Women

结果我发现,整个中文互联网,几乎没有关于“Exhibition by 31 Women”的详细信息。正如在1943年,女艺术家们被消失了,在21世纪的中文网络,这场展览无声无息。

我在外文网站翻到一些资料,他们是这么说的:没有多少新闻cover这次展览。有个艺术评论家公开拒绝写它,因为他觉得,没有哪个女艺术家值得垂青。

还有人这么形容它:这是一场臭名昭著的展览。The notorious exhibition.

时间来到1943 年,纽约东 57 街,Art of This Century Gallery。这是佩姬·古根海姆办的博物馆,一所希望能和MOMA抗衡的现当代博物馆。

古根海姆向来不守常规。坊间有过很多她的传言,说她水性杨花,和一大堆艺术家搞暧昧,私生活混乱,不然在男性主导的艺术圈,她怎么能用那么低的价格,拿到这么多艺术家的作品?

▲ 古根海姆与艺术家朋友

没有人能证实流言。不过,她确实是个不寻常的女人。

她喜欢过有妇之夫,有过好几任丈夫。她是只花蝴蝶,周旋在作家、艺术家之间。欧洲大陆上,大家仓皇逃窜,躲避战争准备跑路,而古根海姆赶在战火来临以前,疯狂收割艺术家们的廉价艺术品。

▲ 佩姬·古根海姆

她挑选出来的31位女艺术家里面,有一位是当时娱乐圈超级出名的脱衣舞娘,Gypsy Rose Lee(她同时是作家、艺术家)。Gypsy Rose Lee的自画像成了最受争议的展品之一,哪怕她的自画像并没有裸体。

▲ Gypsy Rose Lee

没错,弗里达的作品也参展了。如你所知,她和古根海姆是同类人,她从来不在乎出不出格这种小事。

▲ 弗里达

画里,浓眉大眼的弗里达穿着男式宽大西服,坐在木椅上,拿着剪刀。被她剪去的长发凌乱地散落在地板上。她老公里维拉出轨了,这幅画,就是她对丈夫不忠的回应。长发,通常是性别化象征。

▲ 弗里达《剪了头发的自画像》

Leonor Fini的超现实主义画作《狮身人面像的牧羊女》(The Shepherdess of Sphinxes)。Fini很喜欢画狮身人面,觉得又人又兽,某种程度是Fini想要成为的模样。画里面的牧羊人,女人们的领导者,就是Fini自己。

▲ Leonor Fini《狮身人面像的牧羊女》

▲ Leonor Fini

这个时代的女性主义者,经常走到极端来表达理想。Fini终身未婚,以双性恋的姿态生活。她喜欢角色扮演,穿男装礼服,她喜欢化身为无限可能。

另一个“恐怖”作品是梅雷特·奥本海姆(Meret Oppenheim)的《皮毛餐具》。7年前,MOMA就放过这件展品,吓过不少人。

▲ 梅雷特·奥本海姆的《皮毛餐具》,MOMA

参展的还有杜娜·巴恩斯(DjunaBarnes),写女同性恋生活的女作家,整个20年代住在巴黎。她有女爱人,没承认过自己是同性恋。《午夜巴黎》里,她和男主角跳过一支舞。

还有多萝西娅·坦宁(Dorothea Tanning)的《生日》。画里头有个半裸的女人,一只长翅膀的黑猫。

▲ 《生日》

▲ 马克斯·恩斯特&多萝西娅·坦宁。恩斯特原本是古根海姆的老公,《生日》这件展品,是恩斯特帮古根海姆挑的。后来恩斯特和坦宁在一起了,和古根海姆离婚......

当时Art News

最糟糕的言论来自New York Sun的Henry McBride:女人确实比男人更有超现实主义的天赋。毕竟超现实主义所需要的是70%歇斯底里,20%文学修养,5%画工,5%忽悠观众。医学数据都说女人比较容易神经过敏(看到这里我翻起了白眼)。

如果Henry McBride活到现在,一定被打脸得够狠。毕竟他曾经嫌弃过的超现实主义和女艺术家们,都已经成了经典。佩姬·古根海姆的品味,明显比他们走得更前。

▲ 那么多年前,古根海姆已经在戴超现实主义耳环了,现在也很流行类似的样式

这就是那场被“消失”的Exhibition by 31 Women。它被掩埋在宏伟壮阔的男性为主导的艺术史当中。

女艺术家是存在的。只不过人们根本没好好注目。比如波洛克的妻子Lee Krasner,人们从来只知道她是波洛克的妻子,不知道她也是抽象主义画家。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支持公益传播,转载的文章如需删除请通知网站工作人员。
0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