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放:好云舒放洛神来

来源:易雅艺术    作者:易雅艺术    时间:2020-08-20

方放,1968年生。幼承家学,酷爱书画,1990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书法家协会理事、北京书法家协会妇女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央书画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人民日报社神州书画院特约书画家、九三学社社员。

▲《兰亭集序四条屏》99cm x 25cm x 4

好云舒放洛神来

文:吴铁佶

在一个与虎屿卫所遗址毗邻的画廊里喝茶谈天总有出乎意外的惊喜,主人时不时续茶,一起赏书或画,在这位有北漂背景的主人手上,总能发现不少心仪的作品,时时邂逅作品背后的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名家,可遇不可求。品读的过程也是慢慢走进作者内心的过程。

▲《室有芝兰》69cm x 60cm

已经快一年了吧,画廊里读到北京方放的行草,雅气氤氲。初以为皆法二王,清朗有神。看到方放的近作,不曾想她又以颜体北碑的豪放苍茫示人,才知方放又不是一个面貌单一的书家。词有豪放婉约。豪放如苏轼,也有婉约之作,婉约如李清照,也有豪放之诗。若当时不暁她是女性,我也不打算以性别做标签。但既然明了此乃女性作品,我是否会更爱它一些呢。这是自然的。

▲《春回人醉》68cm x 60cm

慢慢地,除却她的几本书法册子,在网上在她的书法博客上又搜到了不少她的另一些作品,更有不少让人喜之若狂的妙迹佳构,总算以为有一个完整的方放了。我以为她是含蓄而又奔放的,正如她的名。且以为其人其书皆有洛神之美。“翩若惊鸿,宛若游龙,荣耀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曹子建当年比之梦中情人,我想如此语喻方放的书法也不是不合适的。

▲《桃花源记》136cm x 34cm x 4

方放一直在楷行与行草之间行走。帖学为主,碑学为辅,王颜兼收并蓄,博涉多优。而我尤喜他的行草,志气和平,不激不厉,燥润相杂,达其性情,形其哀乐,而风规自远。悬之素壁,读之久不厌,是一种什么境界?

▲《清风当对》69cm x 60cm

写好草书,必然要有扎实的正书基础。孙虔礼《书谱》曰:“图真不悟,习草将迷。草不兼真,殆于专谨,真不通草,殊非翰札。”方放楷书的童子功夫为她的行草开启了一行绿灯。“父亲总是告诫我要牢记传统,遵循传统,要搞书法就不能脱离传统。”书法,她每天的日课。幼童时代的棍棒加巧克力,早已蜕化成了方放的书法自觉。“心不厌精,手不忘熟,若运用尽于精熟,规矩谙于胸襟,自然容与徘徊,意先笔后,潇洒流落,翰逸神飞。”有传统做底,功夫为本,方放自然心手双畅,收放自如。

▲《云林山景》68cm x 60cm

既然以书法为终身爱好和文化维系,无人不会考虑自身的书法风格。方放的书法风格在哪里?“其实我也很想形成自己的风格,但我觉得风格的形成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不是我今天想让它形成它就能形成的,书法这门艺术蕴含着深邃的哲理,需要长期磨练,才会养出深厚的功夫,个人风格到什么时候能固定下来,我觉得我的路还很长。”方放坦言,至今她没有满意的作品。

▲《诫子书》66cm x 33cm

“古不乖时,今不同弊。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不汲汲于风格,却自信于传统。不急不躁,自有她的自信和底气。方放说得对,书法是个慢活儿。“书法不是设计的。”这是父亲方绍武的谆谆教诲。新奇古怪不是书法,书法创新喊得再响也是白搭。过早形成自己的所谓风格,若剑拔弩张,鼓努为力,襟韵不高,功用不侔,神情悬隔,还不如风生水起,细波涟漪,活水微澜。如今的“没有风格”,或许正是某种风格?

▲《梅影供清赏》69cm x 60cm

艺之至,未始不与精神通,未始不借重书家的内涵与学养。吴昌硕、黄宾虹、林散之、陆微昭、沙文若等等大家更以诗人学问家自重。“德成而上,艺成而下。”技艺毕竟是形而下的。得鱼忘筌,得兔忘蹄,传统毕竟只是凭借。方放不无调皮地说要是父亲在场,她还是要心怯的。方放的身后有个老父亲的光环。这个“父亲”也是她的“四代家传”和“千年传统”。自古以来,二王二米,儿辈总在父亲的影子里讨生活。方绍武先生给方放取名为“放”,而非“芳”,我猜度应该别有深意吧。方放,在她的字里行间,我读出她有这个自信和自省。

▲《陋室铭》68cm x 34cm

方放是当然的美女,纯出天然,一如她的书法。 “芳泽无加,铅华弗御,明眸善睐,辅靥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方放的大家闺秀,天生丽质,素面朝天,低调从事,让人不由得为洛神之美惊叹。可以想象栖居于首善之区“好云楼”的方放是一种怎样的书写状态。神怡务闲,时和气润,纸墨相发,偶然欲书。

▲《赤壁怀古》68cm x 34cm

在一个较安稳的教书环境里,方放是幸运的,她有从容的时间研习古帖古碑。在这样一个家庭背景下的方放是幸运的,至少对从事书法来说。在一个四世嬗递书家底蕴的家庭中成长,自幼庭训,实属翘楚。大学染指陶瓷工艺,虽专业未展,但专业对书法的影响,对传统的理解,想必也是大有裨益的。大学里的书法社团活动,尤给了她投身书法的推力。

▲《爱莲说》68cm x 34cm

“这段时间我比较专注,突然觉得有很多帖过去都没有临到位,特别渴望有时间把它们重新拿出来再细致地临几遍,这个过程让我觉得很有意思,一遍一遍地临,一次一次与古人对话,也可能慢慢地就找到自己的表达方式,自己的语言了。其实书法的魅力在于漫长学习过程中不断获得的艺术体验。”

▲《王维诗数首对屏》68cm x 17cm x 2

方放是把书法当成一种莫大的精神享受,书法之于她,还有比这更幸福甜蜜的事吗? “乍显乍晦,若行若藏,穷变态于毫端,合情调于纸上。无间心手,忘怀楷则,自可背羲献而无失,违钟张而尚工。

▲《归去来兮辞》138cm x 34cm

”再过两三年,将是方放的知命之年。沉浮累年,摹搨日广,研习岁滋,对于书法和书道,她是否会更多一些“知命”呢?五十知命,七十从心,大器晚成,通会之际,必将人书俱老。且待我们看方放下一个三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祝福方放。

▲《梵天寺题名》

方放,是否是一种隐喻,期待洛神的将来,“方才更有最后绚烂的开放”呢?好云舒放洛神来。期待方放!

▲《眠云卧石》136cm x 35cm

▲《眠云卧石》136cm x 35cm

▲《饮酒》

▲《龙井小记》

▲《东坡诗》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支持公益传播,转载的文章如需删除请通知网站工作人员。
0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