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艺术成为女性内心的投射

来源:中国美术报    作者:中国美术报    时间:2020-05-18

《中国美术报》第141期 美术副刊

倾听她们的声音

【编者按】“三八”国际妇女节是为庆祝妇女在社会各个领域作出的贡献和取得的成就而设立的节日。在当代社会,女性往往被赋予了更多的角色,也承担了更多的责任。转眼间又是3月,本期副刊遴选了数篇有关国内外女性艺术家的文章,在这个初春为读者带来关于女性与艺术的那些百转千回的故事,看看她们是怎样在艺术世界中发现自我、活出精彩的。在此,也谨祝女艺术家和女读者们节日快乐。

夹缝里的常青藤——鸥洋与杨之光两三事

▲李健秋

让艺术成为内心的投射

▲无忌

那位手持画笔的男爵夫人

▲王祎

让艺术成为内心的投射

无忌

喻红:用艺术表达女性成长

喻红

“出生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是女性,就已经决定了人的绝大部分,人所能做的只是微调了。”

与很多艺术家不同,喻红非常重视个人成长的经验。在漫长的绘画生涯中,她的作品被更多的人所熟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一套个人化的油画视觉语言,同时也被很多的批评家贴上“女性主义”标签,但是她在自己的采访中却并不认同。“女性问题确实是很重要的问题,但它不是这个世界的全部,世界上还有很多别的问题。我一直在画人,也喜欢画人,因为人最有趣、最丰富、可能性最多。”

她避开了那种大而空的题材创作,转向表达内心的的无奈、盲目和怀疑。喻红说:“我生活在人群里,发现了许多令人心灵感动却又无法言表的东西,这些都是关于人性的敏感、脆弱、尊严、隔膜、无助、真诚和情爱的故事……所有人都被它驱使着,于是生活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故事。它们成了我作品的主题。”

时代赋予了女性独特的身份,是因为她们在努力发声,从关注、尊重日常生活,到她们自我的诉求。喻红从小时候的叛逆,到青春的张扬,她非常警惕自己成长为一个中庸无聊的中年妇女。“出生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是女性,就已经决定了人的绝大部分,人所能做的只是微调了。”这是她对自我人生的总结,但并不是对女性创作的局限。这些年的变化,无论从作品还是思想上,她都立求重新拾回过去的美好事物,以及人物背后鲜活的故事。(根据上海人民出版社《金色天景》撰文)

向京:文艺熏陶出来的优雅

向京

“女性主义者这种标签,那是把我狭隘化了,我肯定没有那么局限。”

向京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就对文学、艺术非常的热爱。最熟悉的场景,就是家里经常有一些文学圈、电影圈的朋友,围坐在一起高谈阔论。也许是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她对人性的观察,譬如欲望、迷惑、忧伤、狰狞等等,可谓是事无巨细。在大部分的时间当中,向京把工作都用在雕塑上,她的雕塑也是她内心的一种投射。

在近一年的时间中,她在雕塑中一直寻找一种恒定的状态,一种对时代的陌生感。她的早期创作主要以女性雕塑为主。这些作品承载了她对于女性身份的疑问与困惑,比如在早期作品《哈欠之后》中,一个小女孩撞见了正在洗澡的母亲,一脸厌恶——那是来自她童年时期第一次进入公共澡堂时萌生的耻感。

虽然因为作品的缘故被人多次视为女性主义者,但向京反对这样的标签。“女性主义者这种标签,那是把我狭隘化了,我肯定没有那么局限。”她认为,艺术家不能用性别划分,同很多艺术家一样,她一直在追寻人的内在性,女性身体不过是一个媒介,主要讨论的还是人类的生存状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向京保持着女性的独立与自由。她经常谈起的一句话,“所有的局部的自由一定是在整体不自由的前提下”,这成为她自我认知与自我塑造的一个身份觉知。她认为只有从中获得一定的感悟与实践以后,我们才能真正与世界和解。(根据中国青年出版社《女性的自在:向京艺术档案》撰文)

莫也:表达女性最真实、最美的一面

莫也

“在画中我以虚幻的光影、凋零的花蕾、沉坠的果实及殉道般的女性视角来组构心理现实,呈现出一种纯洁的情感和颇为伤感的精神气氛。”

2016年去世的女性艺术家莫也,也是一直以画女性人物为主。她的作品充满了女性的真诚和朴素,是一种感情的自觉。莫也是第一届高考恢复以后的毕业生,是伤痕美术创作的重要骨干。她和同学罗中立、何多岺、周春芽、张晓刚等都是新时期中国油画艺术探索的前沿和领军人物。

莫也在1997年这样自述:“作为一个女性画家,或许更注重细腻的情感与生命本真的表现,更愿意述说一种发自内心的情感意蕴和生命需求。在画中我以虚幻的光影、凋零的花蕾、沉坠的果实及殉道般的女性来组构心理现实,呈现出一种纯洁的情感和颇为伤感的精神气氛,试图以这种氛围,勾起人们对情感本真的生活经验与内省意识,生发一种庄重、静穆而内在的精神伟力。其实,我是在超越现实存在中、在内省的心理极致中,来呈现这种现实和表现这种内在真实的。它的基点始于对自然、社会的审视,终结于对精神、情感的内省,这是一个艺术思维的环,而横亘其中的生命脊梁,是对心理现实的感悟与对内在真实的坦诚。”

20世纪90年代以后,一批女艺术家如聂鸥、闫萍、王彦萍、陈淑霞、刘曼文、莫也、喻红、申玲、夏俊娜等,都以她们自觉的女性目光观察世界、摹写自我,开拓女性表达的另一片天空。莫也无疑是当代女性艺术家群体中表达女性真、善、美最特别的。(根据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莫也油画作品》撰文)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支持公益传播,转载的文章如需删除请通知网站工作人员。
0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