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艺术的力量为女性发声

来源: 中国妇女报    作者:佟吉清    时间:2019-03-08

女版兵马俑让艺术超越时空和地域的维度,增进与观者的互动,让大众在体验艺术的过程中,重新判断女性的存在价值和审美尺度,不再用柔弱和纤细,衬托男性的强悍和威严。

■ 佟吉清

当罗伯特·雷曼那幅看上去一片空白的油画,被专业人士估出亿元天价,艺术这个词在我的脑海里变得很是模糊。相比之下,还是蒲玉娜·诺赫伊创作的女版兵马俑更接地气,起码能让无论中西的所有人都看得懂,其所表达的社会主题具有普遍意义,且发人深省。

近日,由这位出生于巴黎的纽约视觉艺术家打造的108名真人大小的“变性”兵马俑,漂洋过海来到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这些近5米高,约260磅重的雕像,以中国兵马俑为创作灵感,和两千年前的秦俑一样气质庄重、神态各异、栩栩如生,所不同的是,这些女俑以8个真实存在的女孩为原型,其目的更不是用来保护皇帝,而是要让沉默的兵俑为女性发出声音,唤起社会各界关注重男轻女的问题,以期改变妇女的命运。

在艺术领域,女性多是徘徊在边缘的叙事。女艺术家的身影在画廊中不易见到,办个展的女性艺术家明显少于男性,人们更倾向于对男艺术家的作品阔绰出手。相比用画笔、刻刀、镜头传递思想的艺术主导者,她们更多的时候是被描摹的对象,以艺术的名义被框定为哺乳中的慈爱母亲,腰扎围裙端出饭菜的妻子,紧锁眉头悲戚相思的恋人,手牵弟弟放学回家的女孩。除此之外,更有类似女体盛那样的伪艺术,以及打着美的招牌亵渎女性的人体座椅等等。

在各种真假艺术的包裹下,某些不平等无形地加诸女性的身上,女性同样借助艺术的力量争取权利。诺赫伊通过敏感的女性视角关照现实生活,用诚意探讨女性价值,呈现出的作品不仅仅具备视觉上的冲击,更有心灵的洗礼。据媒体报道,此前,她在印度完成了一个类似的作品,创作的雕像是一个女孩和一头圣牛的混合体,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向当地民众质疑性别比例失衡问题。在结束印度探究性别歧视的装置作品展后,她着手建造女兵马俑。

性别是艺术与生俱来的元素,很多女艺术家以追求性别平等作为创作主题。诺赫伊的雕塑证明了女性在艺术方面的远见和决断力,在向世界文化遗产致敬的同时,让时间穿越两千多年,用女兵马俑颠覆只有男人才能征战沙场的历史。诺赫伊致力于利用雕刻重构艺术,让强有力的文化标志融入性别议题,这些女兵马俑的发型是现代的,穿着也是现代的。和男兵马俑相比,她们看起来更平易近人,更亲和友好,充满性别魅力。诺赫伊让艺术超越时空和地域的维度,增进与观者的互动,让大众在体验艺术的过程中,重新判断女性的存在价值和审美尺度,不再用柔弱和纤细,衬托男性的强悍和威严。

我们知道,性别不平等是个国际性问题。无论你是否意识得到,歧视现象普遍存在,不安全的影子始终伴随着女性,她们在事业、家庭、婚姻、梦想中进退两难,承受更大的压力。怎样在做一个好妈妈、好妻子的同时,在职场拥有一席之地,拥有自己的生活,常让她们焦头烂额,无所适从。即便妇女在很多领域取得新进展,女性地位和过去不可同日而语,她们仍然是更容易被苛责、被侵权的群体。前不久,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4年全球性别差异报告》称,女性和男性在健康和生存、接受教育方面更加趋于平等,但在经济和政治参与方面仍存在较为显著的差异。报告特别指出,按照目前的趋势,在其他领域平等状况不变的情况下,至少要再等81年,即大约到2095年,才有可能实现经济参与方面的性别完全平等。

任何一个文明社会,都有责任确保一种平等的价值观。但头脑的改变,总是比不上高楼拔地而起的速度,谁又敢说,在某些时髦的现代人头脑里,没有两千多年前的思维在作祟?女兵马俑曾在我国上海,瑞士苏黎世等地展出,而当这些雕塑出现在墨西哥城的消息见诸报端之后,立刻有网友兴奋地说:秦始皇兵马俑不再是光棍了。此言让人有种恍若活在秦朝的错觉,好在改变在路上,一直没有停止。在诺赫伊眼里,只要你的作品对人们而言是有意义的,就能打动他们;只有进行探讨,才能取得进展。而她所创作的女兵马俑,正以温和的态度,不动声色地激发人们的性别敏感。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支持公益传播,转载的文章如需删除请通知网站工作人员。
0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