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驹过隙”徐晓燕个展

    来源:艺术国际    作者:艺术国际    时间:2015-01-19

    展览城市:北京
    策展人:袁加、靳军
    展览时间:2014-11-30~2014-12-26
    展览地点:久画廊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798艺术区797路706北三街B09-2 
    参展人员:徐晓燕
    主办单位:久画廊
     

    徐晓燕笔下的景色与内心世界

      文\朱迪歌乐

      徐晓燕肯定不是风景画家,尽管她享有许多美誉,“大地之歌者”、“风景中的诗人”等。

    诚然,大地是她贯彻一生的创作主题,她总是以最朴素的表达支配画面。目光所及,总是再平

    凡不过的景物,她饶有兴致,并施以光彩。她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甚至肮脏的街道,拆迁

    的工地都会被她画的熠熠生辉。因此,也有人认为她是具有环保观念的画家,然而,那些却都

    是显现在画家作品中最精彩也是最表面的。徐晓燕从来就是一位苦情的画家,是一位从困惑中

    觉悟,苦难中思考的艺术家,是直面现实,敢于担当的,集历史性与现实性为一体的表现性画

    家。

      她从现实出发向本质追寻,向历史追问,含有关于人类命运的哲学思考。因此,她的作品

    是为我们提供思考的,而非欣赏的。

      然而,风景又还是风景,因为画家还必须借风景的元素表达自己的观念。在她看来,大地

    是人类的容器,生命的母体,我们周遭的一景一物都如同身体之发肤一般,是我们的存在之所,

    也是心灵寄居之所。所以,徐晓燕笔下的景色,又是其对我们的“处境”的描绘;从城苑系列—

    —秋季风景系列——乐土系列——大地的肌肤——怒放系列——辉煌系列——边缘地带——移动

    的风景——愚公移山——金砖漫地系列。随着时间的推移,心境的变幻,移步易景,画家在理念

    上的成熟,技巧上的完善,实现了艺术表现力的强大突破,“小我”溶入“大我”之境作品中永

    恒的人文关怀却是始终没有变。

      1982年—1985年的40余件作品是可以作为研究徐晓燕艺术的重要一环。作为她艺术人生的第

    一个阶段,直至她创作盛期所显现的表达方式在这一时期已经开始形成,最为关键的是她强烈的

    表现风格背后我们看到了她自觉意识的形成,个性语言的运用,已经具备一定能量了。

      1982年徐晓燕刚刚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偏远山区—承德钢厂子弟学校任教。这是她刚刚踏入

    社会的第一步,按她自己的话说:“当时我好想还没来得及设想和设计人生坐标,命运先做了安排,

    很长时间内,我被这种‘安排’几乎压垮了。”那个年代大学毕业都是要服从组织“安排”的。而

    22岁的徐晓燕涉世不深,性格有棱有角,在人情世故方面很显然是要着受非难的,这给她带来了苦恼。

    她在日记中写道:“生活中,也会有令人难受的事,当一项出人意料的事业还在半途中时,总免不了

    会听到说:这个人醉了,这个人疯了!”“建立过丰功伟业的人,都曾被人骂做醉汉或疯子!”

      很显然,这个时候的徐晓燕已经主动选择了“自由、高贵、出人意料的事业”了,这就是绘画事业。

      “我运用浓艳的色彩,粗犷的线条,奔放的笔触来描绘房子上的阳光,土坡上的绿树,忙碌的人们,

    庄稼和庄稼地,面前的一切变得明亮而美丽了。我不厌其烦地表现每一束光线,每一条沟壑,每一道犁沟。

    因为,正是这些才使得这一切变得如此可亲动人,这一切使我懂得了勃勃生机。而作画的道理也正是如此

    ,生活的幸福与美好取决于你对生活的理解,取决于你对生命是否热爱,拥有了美丽心灵才会拥有美好的

    人生。”

      从那时起,她就已经是成熟的知性画家了,她的自觉意识的觉醒,是她在经历了磨难,孜孜不倦地探

    索求得的心性开悟,也恰逢其时地和在全国范围内悄然兴起的“八五新潮”有些遥遥相对,只是她一生从

    未涉足潮流,始终坚定地走在自己的路上。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支持公益传播,转载的文章如需删除请通知网站工作人员。
    0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