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位女印象派画家,3位被称为印象派的贵妇,一位早逝也难掩光华

来源:88美术    作者:88美术    时间:2022-11-09

1894年,法国记者兼艺术评论家格夫弗罗伊,在他八卷长篇《艺术人生》的第三卷中写道,他无法控制自己对莫里索的钦佩。

莫奈,油画《日间效果》

当描述她1892年在巴黎鲁埃尔画廊的展览时,他面临着用尽形容词的尴尬:“画面色彩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气氛;绘画新视角的光明;一种寂静和光明的感觉,它存在于墙壁上;在颤抖的、清晰的笔触中呈现的宁静感,是形式美的典范。”

莫里索,油画《夏日的一天》

格夫弗罗伊描述了莫里索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个展,这个展览就在她于1895年54岁去世的三年前举行。

但幸运的是,莫里索不必等到她生命的最后几年才为她的艺术赢得应有的声誉。

莫里索于1841年出生于一个法国中产阶级家庭,她和她的姐妹伊芙和艾德梅享受着大多数女性得不到的艺术教育。

莫里索,油画《花季》

她们受到艺术家吉沙尔的教导,并在卢浮宫临摹学习了大师画作。

莫里索和艾德梅一起画画,两姐妹表现出极大的天赋,艾德梅在1869年结婚后放弃艺术,莫里索仍在继续坚持着。

但是,莫里索没有面临同样的职业生涯终结困境。

1864年,她第一次在法国沙龙展出她的作品《瓦兹河岸的记忆》和《奥维尔的老路》,当时她只有23岁。

莫里索,油画《阅读》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她的作品出现在不下六届沙龙展览中——在女性艺术家稀少的时期,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成就,尤其是在沙龙中。

然而,莫里索的生活将要改变。

她在1868年遇到了著名的印象派画家爱德华·马奈,他们成了朋友。

1874年,她不仅嫁给了他的兄弟尤金·马奈(也是同行,虽然是不成功的艺术家),而且她还成为印象派运动的创始人之一,也是组织开创性的第一届印象派画展的六位艺术家之一。

莫里索,油画《沙发上的女孩》

事实上,莫里索一生中只错过一场印象派画展,而缺席是不可避免的——她在女儿出生后生病了。

1874年的第一次印象派画展,发泄了被沙龙拒绝的画家的所有郁闷:像克洛德·莫奈、卡米耶·毕沙罗、埃德加·德加和阿尔弗莱德·西斯莱这样的艺术家已经向沙龙评选委员会提交作品十多年了,但一直没有被接受。

莫奈,油画《坐在长凳上的女人》

莫里索在沙龙成功是一个异数——特别是对她更早的、对传统绘画挑战性更小的作品而言。

印象派画家在反抗中举办的展览完全不同于沙龙——大胆的主题、自由的笔触和明亮的色彩。

马奈,油画《酒吧》

正如所料,来自评论家和画廊观众的反应是压倒性的负面:“壁纸都比这些画好看,没画完成就拿来展出。”

当我们现在想到印象主义时,某些画作会浮现在脑海中——马奈的《酒吧》( 1882年),西斯莱的油画风景,或者莫奈的《日出印象》( 1872年)。

尽管很多人没有听说过贝尔特·莫里索对印象主义的贡献,但她的画具有这场运动的所有特征——可见的、明显的笔触,亲切的日常主题,以及活力和生活的感觉。

但莫里索的油画与那个时期的男性艺术家创作的作品也有显著而微妙的区别。

莫里索,素描《和女儿一起画画》

她喜欢家庭场景和花园,而不是宏伟的、大场面的风景。

她最喜欢的主题不是酒吧场景、缪斯和职业模特,而是她的妹妹和女儿。

她最早的印象派作品之一《一个女人的画像》,是关于她姐姐艾德梅的。

莫里索,油画《一个女人的画像》

艾德梅坦率、悲伤地凝视的目光延伸到画布之外。

她和艺术家的联系,她的姐姐,是有形的,是可以和画外人互动的。

在描绘艾德梅的另一幅画《摇篮》(1872)中,婴儿在睡篮中沉睡的安静和母亲害怕惊醒她的紧张气氛是不可避免的。

莫里索,油画《摇篮》

在莫里索对她姐姐凝视着她的婴儿的描绘中,不仅仅是一丝悲伤和遗憾,还有情感。

在她的一生中,莫里索不断地回到这个母亲和婴儿的形象主题。

她对现实主义的承诺——正如在《奶妈喂养朱莉·马奈》( 1880)中,看到的那样,颠覆了几个世纪以来理想化的“圣母和圣子”形象。

在1881年和1882年,莫里索画了她的女儿朱莉和她的保姆,在位于布吉瓦尔的花园里。

莫里索,油画《在花园里》

这些场景给人一种朦胧而炎热的感觉——她用绿色的笔触描绘了草地和闷热的薄雾。

像其他印象派画家一样,莫里索在室外绘画——直接的感觉是显而易见的。

莫里索取得了显著的成功,但她不是唯一的女性印象派画家。

1880年,评论家们在最近的印象派画展上只称赞了两位艺术家——贝尔特·莫里索和美国的玛丽·卡萨特。

卡萨特,油画《读书女孩》

卡萨特和莫里索是朋友,尽管她们对主题的态度不同,但他们都渴望画母亲、孩子和家庭生活。

卡萨特的画作《年轻的女孩》(1885)与莫里索在花园中画的女儿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但卡萨特的绘画作品更明确、更集中、更开放。

卡萨特,油画《年轻的女孩》

此外,它还有一些更加理想化的东西——尽管卡萨特不喜欢感伤的作品,并以描绘19世纪末的“新女性”而闻名。

卡萨特,油画《紫色花儿》

卡萨特一生都没有结婚,她的很多作品都充满了我们今天认为是明显的女权主义观点。

虽然她经常描绘母亲和护士(保姆),她也画女人阅读,打牌或只是盯着观众。

1915年,71岁的她在一次支持妇女选举权运动的展览中展出了她的许多作品。

卡萨特和莫里索经常和第三位艺术家玛丽·布雷克蒙德一起被称为印象派的“贵妇”。

卡萨特,油画《看书》

布雷克蒙德,她出生于一个工人阶级家庭,没有像卡萨特和莫里索那样接受过正规艺术训练,但仍然设法举办了展览,先是在沙龙,从1879年起与印象派画家一起。

她的职业和生活仍然有些模糊:部分原因是她的丈夫费利克斯对她的成功不满,并使她疲惫不堪,直到她在1890年放弃绘画。

卡萨特,油画《女人肖像》

她的作品给人一种与卡萨特和莫里索完全不同的感觉——不那么亲密和感性,更压抑,尽管是自由的印象派绘画风格。

也许并不奇怪,在英国的公共收藏中没有一幅她的画。

布雷克蒙德,油画《桌边看书的女人》

与卡萨特、莫里索和布雷克蒙德三人组不同,伊娃·冈萨莱斯从未与印象派画家一同展出。

事实上,与其说她是一位艺术家,不如说她是一位缪斯女神。

爱德华·马奈1870年创作的油画《冈萨莱斯肖像》,盖过了她自己在同一年的作品。

冈萨莱斯并不比卡萨特、莫里索和布雷克蒙德年轻多少——但是,在艺术史上,她经常被视为与众不同的一代。

感觉她不是马奈、莫奈和西斯莱的同时代人,而因为是一名学生。

莫里索,油画《草地上的母女》

事实上,她是马奈唯一正式收过的学生。

但这些标签——学生、缪斯——否定了她自己的艺术天赋。

她没有和印象派画家一起展出并不是因为她能力不足,而是因为她决定以马奈为榜样。

她的作品(除了她的自画像,可以被看作是对马奈版本的她微妙的回击),经常以她自己的家庭成员为特色。

未完成的画作《骑驴》(约1880),展示了她的妹妹伊娃和她的丈夫亨利·盖拉德。

伊娃·冈萨莱斯,油画《骑驴》

马奈的影响在这位女性的无意识地,向下凝视的形象中显而易见,但也有超越马奈的东西。

到1880年,冈萨莱斯不再是一名学生,她正在探索新的主题、技术和艺术难题。

她的探索不会持续太久。

她于1883年死于难产,年仅34岁。

马奈,油画《伊娃·冈萨莱斯在作画》

在当代展览中,很少能看到卡萨特、布雷克蒙德和冈萨莱斯的作品——尽管当时像格夫弗罗伊这样的批评家热衷于称赞她们。

但是,她们值得我们的关注,值得在艺术史中拥有自己的位置——而不是作为印象派运动中更著名人物的妻子、缪斯或朋友。

莫里索,油画《麦地》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支持公益传播,所转内容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0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