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画廊主Tina Kim:女性艺术家的崛起不能仅流于表面

来源:腾讯新闻    作者:腾讯新闻    时间:2020-09-17

艺术经纪人Tina Kim。图片:courtesy Tina Kim Gallery

2001年,艺术经纪人Tina Kim在切尔西开设了自己的画廊,她的使命是向不太知名的国际艺术家提供展示机会,尤其是那些来自她的祖国韩国的艺术家。

多年来,Kim把自己的空间打造成了韩国当代和历史艺术的重要场馆,通过富有启发性的展览来展示这些艺术,让这个国家传奇的文化历史栩栩如生。例如,今年秋天的早些时候,Kim组织了一场有很多人参加的徐承元(Suh Seung-Won)的作品展。徐承元是一位默默无闻的画家,他鼓励同时代的人向内看,从自己的传统中汲取灵感,而不是向西方艺术世界寻求指导,从而推动了韩国现代主义运动。此外,Kim还为一些重要的新兴和著名的女性艺术家提供了一个平台,如林珉旭(Minouk Lim)、崔郁卿(Wook-Kyung Choi)和康瑞璟(Kang Suki Seokyeong)。

在艺术界经历了风风雨雨的一年之后,很多对话都围绕着需要更多地接触来自世界各地的女性艺术家,artnet新闻采访了Kim,讨论了她对今年发生的一切的看法,以及她对艺术家们在2020年将如何发展的看法。

artnet新闻

x

Tina Kim

2019年艺术界的大趋势是什么?你认为这些趋势会延续到新年吗?

人们当然有兴趣回顾女性艺术家的历史,尤其是20世纪60年代在加州和全国各地的美国艺术家。我看到了很多令人兴奋的作品。

我认为在2020年将会有一个更加国际化的方法。我个人有兴趣了解更多关于亚裔美国艺术家在艺术史上被忽略的事情。我想这可能是纽约的下一件大事。我对60年代来到这里的一代艺术家特别感兴趣。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得到了洛克菲勒的资助,就像我现在代理的艺术家金昌烈(Kim Tschang Yeul)。

通过这项研究,我了解到这些资助在邀请国际艺术家,尤其是亚洲艺术家来纽约展出方面发挥了多么重要的作用。这笔资金让他们得以结识其他艺术家,参加艺术学生联盟的课程,并在美国各地旅行。我了解到有很多优秀的女性艺术家被邀请了,我正在对此进行更多的研究。我一直在和不同的策展人交流想法。

展望2020年的展览,你最兴奋的有哪些?

我很期待由亚洲协会举办的首届亚洲艺术三年展。它将于6月在纽约开幕。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展会,所以我很兴奋。

在日本的东京森美术馆(Mori Art Museum),他们正在组织一场关于1940年以前出生的在世女性艺术家的历史展览。国际上有很多机构对这一代的女性艺术家很感兴趣。例如,蓬皮杜正在组织一场女性抽象画展览。明年肯定会有很多新的发现!

金昌烈,《水滴》(Water drops),1973。图片:courtesy Tina Kim Gallery

你如何看待明年的市场表现?

我认为这将激发艺术经纪人对这些艺术家更加好奇。市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有信心真正获得他们的作品,但支持这些范围更广的展览的机构肯定会帮助增强这种信心。就作品质量而言,毫无疑问,很多艺术家的作品被低估了。坦率地说,这是不言而喻的。

艺术家不一定要年轻才酷。你可以观察某些时期,然后研究——我们错过了太多东西。在60年代,机会非常有限,尤其是如果你不是白人男性艺术家。只有几家画廊和几家博物馆。有太多的东西没有展示出来。有丰富品味和知识的藏家会认识到这一点,所以我认为它赶上市场只是时间问题。

你觉得从藏家那里重新发掘老艺术家有什么阻力吗?人们还在寻找大牌艺术家吗?还是你认为这种情况已经开始改变了?

我认为它肯定在变化。一些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定价过高。有大量投机的可能,在我看来,这个市场是不安全的。与一些历史上的艺术家相比,这一点尤其正确。这些艺术家有着漫长而强大的职业生涯,尽管他们的作品从未在市场上出现过。他们的价格与那些现在大肆宣传的年轻艺术家相比呢?我不需要告诉任何一个有经验的收藏家哪个是更好的选择。一个会留在艺术史书里,另一个可能五年后就不存在了。你可以看到这样的事一直在发生:价格上涨,某个时刻不再有交易进行,作品卡在那里,然后人们就不记得艺术家是谁了。

我认为这么早给一位年轻艺术家定价是有风险的。即使他们不是很年轻,在他们四五十岁的时候,他们仍然有40多年的职业生涯。你怎么能在接下来的40年里继续把一个艺术家的价格推得这么高呢?你会看到多大的增长?这怎么能持续呢?

明年贵画廊的项目有什么期待?

我现在关注的两位女性艺术家是林珉旭和崔郁卿。

来自韩国的林珉旭已经在明尼阿波里斯市的沃克艺术中心(Walker Art Center)举办了一场大型展览,并在许多国际场馆展出,但她仍在这里打造自己的事业。她在弗罗里达的艺术家劳森伯格那里实习,收获颇丰。自从她开始在美国创作这些作品,第一次在这里展示它们是有意义的。

同样是韩国人的崔郁卿在60年代来到美国。她在密歇根州的克兰布学院。她也住在这里。她曾在布鲁克林博物馆实习。我无法想象她有多坚强,她需要多少意志才能留在美国并在这里工作。她患有抑郁症,事业也很短暂。在80年代去世了。

崔郁卿,《无题》,1966。图片:courtesy Tina Kim Gallery

在纽约期间,她尝试了不同的媒介,特别是纸上的黑白水墨和美丽的抽象画。她做的每一件事都很吸引人——你看到了,会被深深吸引。每当我展示她的作品时,人们都说它看起来很像李·克拉斯纳和德·库宁。但这是不公平的——你必须看看这两方面的影响,因为当时许多美国艺术家对亚洲文化着迷。如果你看杰克逊·波洛克的滴画,你会发现他们深受书法的影响。

你认为博物馆会继续扩展我们对艺术界的视野,并超越公认的西方标准吗?

这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许多机构真的在重新审视它们的藏品,并将其范围扩大。他们感到迫切需要做出改变,使其不再是一个占主导地位的、以纽约和欧洲为中心的观点,而是一个更全球化的观点。你不能指望一切都以纽约为中心。亚洲发生了很多事情。即使中心在纽约,那些在这里的艺术家也在国外寻找灵感。

Artnet新闻最近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讨论当今艺术界女性的真正地位。我们注意到,女性艺术家在艺术市场和博物馆中的份额增长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你认为我们取得了足够的进展吗?你认为有什么阻碍我们更快地实现性别平等吗?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支持公益传播,转载的文章如需删除请通知网站工作人员。
0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