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界的女性力量

来源:外滩TheBund    作者:外滩TheBund    时间:2020-08-28

建筑界最高奖项第四次颁给女性。相比较外表的细腻、柔和、朴素。她们的作品更有原始的力量感。

近日,素有“建筑界的奥斯卡“之称的普利兹克建筑奖,颁给了两位合伙人伊冯·法雷尔(Yvonne Farrell)和谢莉·麦克纳马拉(Shelley McNamara)。

她们是普利兹克奖的第47和第48位获奖者,是爱尔兰首次获奖的 建筑师,也是第4位和第5位获此大奖的女性。

不同于今年像埃森曼、隈研吾这样的大热建筑师候选人,两位女建筑师并非“明星建筑师”。

她们作品大多根植于自己的家乡爱尔兰,其中以教育建筑、文化建筑而闻名。

建筑常以混凝土和石头的元素相融合,第一眼看过去舒服、自然。

图卢兹第一大学经济学院 ©Dennis Gilbert

就像普利兹克评委评价的那样“没有宏大或琐碎的姿态,她们设法在适当的时候创造出具有纪念意义的建筑”。

在建筑这个还是以男性为主导的领域中, “她们以女性的身份,像先驱一样引导着无数在坚持这条道路的女建筑师们。”

她们设计了全世界最美的学校

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不光是优秀的建筑师,同时也是好老师。她们在都柏林大学建筑系相遇相知,并于1976年毕业后,在学校任教了30年。

两位还曾在全球多家高校授课,是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丹下健三名誉教授“以及耶鲁大学“路易康名誉教授“。

或许是跟教育行业有着渊源, 她们的大部分作品也和学校有关。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位于秘鲁利马的工程技术大学,该大学在2016年获得了著名的RIBA国际奖。

这座混凝土塔于2015年完工,它像悬崖一样耸立在一条高速公路旁,与利马的风景遥相呼应,并巧妙地屏蔽了公路噪音对建筑一侧的影响。

©Iwan Baan

考虑到秘鲁利马当地的海洋性气候,常常变化无常。

建筑师还为学校配置了大露台和屋顶花园,让学生能有足够通风和放松的地方。

©Iwan Baan

另一个刚刚开放的大型项目是位于英国泰晤士河的金斯敦大学的多用途建筑。

其通透的立面,开放的柱子框架,提供了无障碍的舒适空间,想吸引游客和社区居民都走进建筑。

相 较于 外表的朴素和克制,学校内部更加的复杂和立体。混凝土的楼梯相互交织,连通了各个大厅,像极了一个宏大的迷宫。

©Ed Reeve

建立场地与建筑的对话一直是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在作品里的主题,两位非常擅长用隐喻和亲密关系来表达建筑深沉意义。

尤其是对重叠空间的处理,将灰色节点锻造为场所亮点,没有过多的眼球吸引,却处处能感受到舒适、温暖。

©John Paul Construction

©Denis Gilbert

因为建筑作品常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也有人形容她们建筑像一个“好邻居”,在打破固有界限感的同时让社区更加融洽。

正如普利兹克奖评委宣布的一样,法瑞尔和麦克纳马拉的作品始终围绕着人类发展的主题。

“两位拥有良好的尺度感与比例的敏感认知,帮助她们在相对复杂的环境中营造充满社区感的亲密空间”。

两位实至名归的大师

法雷尔1951年生于爱尔兰塔拉莫尔,麦克纳马拉1952年出生于爱尔兰利敦瓦纳。

虽没有被众人熟知,但两人的经历相当的励志和鼓舞人心。

1978年她们创立了格拉夫顿建筑师事务所,名称来自都柏林的一条街道。最初5个人,只有她们两个人撑了下来。

成立近20年后,1996年她们才完成第一个重要的项目——都柏林圣三一学院机械工程系大楼。

40多年过去,事务所保留着最初的名字。意在表示她们的设计优先考虑场所而非个体的存在。

在获奖前,《卫报》曾评价这两位女性建筑师,“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既不是名人,也不是著名的理论家‘。他们是受人尊敬的建筑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坚持不懈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此次大奖中,评审团还称赞了她们都柏林的一座公寓大楼,2000年建造的北国王街住宅。

“与那些张扬,极具雕塑感的豪华高层建筑不同,其朴素、承重的砖和木材外墙和临近 的仓库有了微妙的融合”。

它们向相交的繁华街道打开,将人们引入内部庭院中,始终呈现简单、大方的模样,是融入日常的妥帖。

尽管今年不少人评价这次建筑最高奖“爆冷门”,但看她们这两年在建筑界的发展势头,获得此次大奖,也早有迹可循。

作为爱尔兰皇家建筑协会会员及英国皇家建筑协会荣誉国际成员, 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在2008年便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

当时她们为博科尼大学米兰校区设计的建筑,在世界建筑节上被命名为年度世界建筑。

此外,她们因“建筑是新的世界地图(Architecture as New Geography)”一展而荣获2012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银狮奖,并担任2018年威尼斯双年展策划。

2018年威尼斯双年展

© Alice Clancy

2019 年,她们荣获RIAI詹姆斯·戈登终生荣誉奖;2020年,她们刚刚荣获由英国皇家建筑协会颁发的皇家金奖。

至今, 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仍然以近70岁的高龄,活跃于各种建筑项目设计中。 她们以建筑竞赛的形式赢得了意大利,法国和秘鲁等全球各地的设计机会。

爱尔兰至日艺术中心©Ros Kavanagh

©Helene Binet

她们打破男性建筑师主导的世界

在CNN的报道中指出,这一次普里兹克奖项颁给女性是该奖项迈出了重要一步。“长期以来,这项建筑大奖常常因为缺乏女性代表而备受批评”。

直到2004年,扎哈·哈迪德才成为第一个获得普利兹克奖的女性建筑师,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单独获得该奖的女性建筑师。

之后 2010年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与联合创始人西泽亮(Ryue Nishizawa)成为第二和第三位位获奖女性。

2017年, Carme Pigem与另外两位男性建筑师作为团体获得这一荣誉。

关于普里兹克的争议还围绕着明显遗漏获奖建筑师的女性合作伙伴。

8年前,当今年的评审团成员王澍成为首位中国获奖者时,他告诉《洛杉矶时报》,他认为他的妻子和伴侣陆文宇应该分享这一荣誉。

在获得建筑最高奖项之后, 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接受了《纽约时报》采访。

她们说:“我们不害怕纪念,也不害怕在必要时做出重要的姿态,但我们也不害怕退居幕后。”

在建筑领域,女性建筑师常以细腻的人文关怀,精道的细节处理,创造了一个又一个 实用且美观的建筑。

普利兹克奖必然也必将颁发给更多女性。毕竟,它所表彰的,所追求的永不止手法和技巧那么简单。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支持公益传播,转载的文章如需删除请通知网站工作人员。
0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