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豪斯的女性在哪里?

来源:艺术与设计    作者:艺术与设计    时间:2019-08-21

艺术与设计 2019-05-31 11:15

原标题:包豪斯的女性在哪里?

1

玛丽安·布兰德设计的台灯

包豪斯百年大庆最不可或缺的一环就是该为包豪斯设计中的女性力量发声,给予她们更大的尊重与敬意。《星期报》在1930年的报道中提到:“包豪斯女性知道她们想要什么,也能在任何地方找到出路。”这也证明了包豪斯风格派中并非清一色的男性。直至今日,人们依然对包豪斯的女性不甚了解,甚至还需要  Taschen  出版社以新书《包豪斯女孩:向先锋女性艺术家致敬》来提醒人们这些女性设计师的存在与她们的杰出成绩。

2

Taschen 出版的《包豪斯女孩:向先锋女性艺术家致敬》

《包豪斯的女人》这本书的作者乌尔里克· 穆勒认为:这是因为她们面对着不合理的家庭期望、教职员工的暧昧态度、过时的社会习俗,甚至遭受到纳粹政权的政治压迫。虽然格罗皮乌斯在成立包豪斯学校之初就已规定了包豪斯将“对任何有良好声誉的人开放,无论年龄与性别”,但女性要在包豪斯成为杰出设计师并非易事,尤其是她们只能进入“被指定”的领域,如编织、陶瓷和玩具制造的学科里。其中,建筑领域更是禁地,因为格罗皮乌斯认为:女性无法进行三维思考。

3

安妮·阿尔伯斯的几何抽象式图案

鉴于此,包豪斯编织工坊就成了女性设计师发光发热的地点。安妮· 阿尔伯斯的几何抽象式图案让她在  1949  年成功地在纽约当代美术馆策划过个展。近期,她也出现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回顾展中。

4

贝妮塔·科赫-奥特的挂毯,1923-1924年

5

格特鲁德·阿尔恩特的地毯

贝妮塔· 科赫- 奥特也是一位有影响力的教师和设计师,其设计的产品至今仍在生产中。还有格特鲁德· 阿尔恩特,她虽然最初渴望研究建筑,但她的地毯却铺满了格罗皮乌斯的办公室。

6

格特鲁德·阿尔恩特的地毯

贡塔· 丝托兹则为马塞尔的椅子设计了一系列的装潢布料,她甚至还在苏黎世设立手工编织公司,并积极对工业纤维和染色技术的潜力进行深入调查,开始使用非传统的新材料如玻璃纸和玻璃纤维。

7

玛丽安·布兰德设计的调酒杯

玛丽安· 布兰德的入学可以说是恰逢好时候。当时,因为拉斯洛· 莫霍利- 纳吉正好被格罗皮乌斯选上,出任基础课程导师和金工工坊主任,而让该学院的入学规定有所松绑。拥有绘画和雕塑背景的玛丽安顺利说服了这位导师,让她成为了首个进入金工科系的女性。当然,她也不负众望,成为了德国首屈一指的工业设计师,甚至还打造出畅销的台灯。担任Ruppelwerk Metallwarenfabrik 公司的设计总监时,  她的厨具设计一反常规,以几何形状来制作的厨具有独特的精致与现代感。这些女性设计师作品的重要性一点都不亚于其他男性设计师们。

8

苏蕾·波皮兹设计的广告海报,1925-1933年

至于平面设计方面,女性更是凤毛麟角。不得不提的是苏蕾· 波皮兹。入校前,她就是位出色的画家与印刷师。就读于莱比锡美术学院时,她还主修了书籍与字体设计。在包豪斯的影响下,她开始质疑线性和色彩构成的基本原则。毕业后进入广告设计业时,她开始大量采用建构主义的设计词汇,与当时流行的古典艺术概念彻底切割。

包豪斯女性生不逢时的机遇让人感到唏嘘,得益于历史学家和策展人的努力,这些女性设计力量当初的默默耕耘现在已经被正名,让她们在这场闻名世界的设计运动中,不再是路人的角色。

(图片来源艺术与设计)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支持公益传播,转载的文章如需删除请通知网站工作人员。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