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性主义艺术尊崇心灵的真实

来源:中国网    作者:中国网    时间:2019-08-17

肖 鲁:非常自然跟着内心走,不会给自己设定,我应该怎么样去走,这是特别可贵的一点。

张笑蕊:我喜欢蒙克的画,就是因为他有这个经历他才画出这些画,作为一个艺术家很难做到去关注一个特别大的主题,除非你有那个能量,思考的那个量,你能够去关注到,有那个能量才能做到,我有时候在这个过程中也是有问题,我需要通过看书思考,通过这些行为解决自身的问题,解决自身问题的同时,我会发现跟我有类似问题的女性或者男性,也有一大堆人呢,如果这些人都能够去共同关注这样一些小问题的话,我觉得可能,对个人来讲是一个小问题,一旦汇集成社会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

王红旗:生活不是小问题,是一个大的问题。

李心沫:这也是我们的文化教育的问题,这种文化总是教育我们个人的是不重要的,这都是有问题的,每个人都用这种观念在思考问题。

张笑蕊:我自我感觉不是特别感性的,我看过一本书写婉蓉,她生活很压抑,她吃自己经血的纸,把经血涂在脸上,这是很私人的一个方式,我个人觉得,本身这个行为已经特别充分反映她内心多么痛苦才做出这样的行为来,可能那个时代的女人,认为自己的这些想法和行为非常私密,非常个人,自己没有勇气,也没有想过要把它拿到桌面上来说,大家来讨论这个问题,事实上我觉得女性,不光女性,男性也是这样,有很多本能,一旦痛苦他就会有反应,我有时候会有一种什么感觉呢,我有的时候会压抑这种感受,因为这种本能释放是一种宣泄,怎么才能够把这个感受让更多的人接受,因为就像刚才肖鲁说的,别人会说这种经血晦气什么的,我也在考虑交流的问题,要讲一种形式,尽管我不相信人的沟通是很完美,但是我想努力思考如何去交流,我不能完全考虑我自身的很直接的一个本能去表白,还是要考虑一种语言形式或者行为的方式怎么能够去有效解决问题,我还是很愿意用对方容易接受的方式解决问题,我经常不知道这个事情该怎么解决,因为你面对交流的对象不见得跟你是一样的,有很多情况可能是,我特别有感受,但对方拒绝接受,甚至反过来攻击你。就像李银河对同性恋认识和主张,在网上被骂得特别难听。我在考虑这个问题,你面对的就是中国现状,如果你去做社会学研究,我不知道是主张很激烈的对抗现有的社会规范能给这个社会带来更大的变革,还是很温和地去沟通,让他们慢慢地一点一点和平演变。李心沫:大家一看到激烈的东西就认为是非理性的自我宣泄,这也是一种非理性的想法,就是没有深入到作品的内部或者没有真正的理解就开始下判断。而许多人都是因为不懂得,所以就开始攻击,李银河是从理论的角度来讲性的问题的,同性恋,包括虐恋也都是一种人权诉求,为什么在中国产生如此大的反应,包扩对女权也一样,只能说中国人的确需要启蒙。至于用艺术,也就是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法进行沟通和交流,那这样的艺术也就变成了通俗艺术,没有了先锋性。王红旗:“秃头戈女”要做,先锋性的要做,温婉的也要做,女性主义艺术需要多种形式的推动。

李心沫:艺术和学术是要走在前沿的,理论也一样,越是走在前面的遭受到的反对是越多的,你开创的意义也越大,大家说好与不好都不重要,艺术最重要就是你的开创性在哪里?如何符合大家的眼光和要求这不应该是艺术家所思考的,艺术家往往要思考这些作品怎样远离大众。最好的艺术看懂的也越少,可以交流的人也越少。当代艺术最重要的特性我觉得就是其先锋性。

王红旗:对。就说中国古典文学中关于爱情的故事《梁山伯祝英台》《西厢记》等,在当时都是社会伦理道德不所容的,但它是流芳千古的,在那时候就是先锋,这样时候你们就是先锋,不管什么方式,女性主义艺术的意义,就是要打破这样一个黑匣子。肖 鲁:通过个人走向女权,如果现在做一个女权盒子是透明的,当从一个个人走向社会的时候,个人自我状态出来的时候,你发现你能够敞开很多门,这个感觉是我自己感觉到的,因为我觉得,我是经历了很长的阶段,其实我对话做完了以后,我非常怕跟社会接触,我在很长的时期,我想躲在地窖里,自己自欺欺人,给自己造了一个世界,实际是不可能的,你跟社会是紧密相关的,你只有面对,我2003年遭遇了非常大的压力,但是我觉得面对是非常难的一件事,包括现在所有的现实问题非常难,但是我觉得当你面对一个问题,去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你的心是坦荡的,因为你不敢面对很多问题,你就会把很多问题压在心里,如果你这些问题压在身上就像毒瘤一样,你只有把这个毒瘤割了,才能好。我2003年就像做西医手术一样,我必须去面对,我看了一些西方哲学书跟西医差不多,大病的时候是需要西医,中国很多一味强调中医中国文化,这个是要根据情况来的,你的身体状况需要西医手术的时候就用西医,一个国家也是,那时候八国联军进来了,把中国都快灭了,中国政府成天把门关着,根本不接受西方科学,为什么后来敞开了,一个国家状态和一个人的状态是一样的,需要中医的时候就要中医调理,大病痊愈的时候可以中医调理,但是病入膏肓的时候就需要西医,我们世界的门打开了,不要强调哪个有用哪个没有用,什么对你有用你自己知道。很多东西平衡一个关系,你吸收什么,只有自己的最清楚,不要排斥什么,要根据你个人而定。

李心沫:我见过很多的女性艺术家,差不多都是这样的,在关注自己,当然这个也没有问题,但是同时要注意:女人有史以来就是被规范在家庭里面,而远离社会,无法将社会关照变成内心关照的部分,并且她们也认为关注内心就是女性的本质,其实这也是社会性别塑造的结果,是用男权视角来重新规范自己,当然首先承认女性关照内心没有问题,男性也会关照内心,同时不要认为女性本质就是这样,女性也可以关照社会。只有跨越社会性别的塑造,女人才有可能成为大写的人。

王红旗:对,“大写的人”。无论是社会文化塑造,还是女性自我塑造,成为“大写的人”才是女性主义艺术重提“女权即人权”的政治诉求。愿女性主义艺术家们在探索艺术 “美与力”的道路上永远性别平等意识、先锋意识越来越成熟理性。今天的论坛就到此结束。谢谢各位的光临!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支持公益传播,转载的文章如需删除请通知网站工作人员。
0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