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守着时尚界一个大秘密,直到去世的20多年后才被世人知晓

来源:文艺星球    作者:文艺星球    时间:2019-05-04

【玛德莱奴·威奥耐】

她是时装界秘密的守护者,也是服装剪裁的建筑师。

玛德莱奴·威奥耐一直披着神秘的面纱,

她摒弃了束腰和纽扣,

用斜裁建立了自己的时尚帝国;

她拥有26个高定工坊雇佣了1000位员工,

但很少与各个金主爸爸打交道;

她将近乎绝迹的剪裁工艺

藏在自己的世界里严严实实;

她为了打击抄袭将自己的指纹印在衣标上。

她的喜欢与不喜欢永远那么泾渭分明,

这就是玛德莱奴·威奥耐,

那个裁缝界的“建筑师”。

许多服装设计师都说自己

在紧身“刑具”中解放了女性,

威奥耐一点没留面子的都怼了回去。

Paul Poiret宣称是他自己

把女人们从束腰中解放的,

Vionnet说:“他做的都是戏服,

很适合放到剧场里。”

Chanel宣称是自己将女人

从束腰中解放出来的,

Vionnet说:“她是个做帽子的…

其实我要表达的是,

亲爱的,她真的懂帽子!”

究竟是谁将女人们从束腰中解放?

这点也无处考证。

不过这诙谐中带点讽刺的回应听着很是过瘾。

一个设计师一生创造出

一个为人记住的作品就已不是易事,

玛德莱奴·威奥耐这个无科班出身的

“野丫头”竟发现了斜裁的秘密,

并且在那个“抄袭”成风的年代,

她将斜裁的秘密保存的滴水不漏。

或许是她性格孤冷不想与他人交流,

或许是当世的人还没有参悟的能力。

玛德莱奴·威奥耐生于1876年,

她在法国的Aubervilliers长大。

她的原生家庭来自瑞士西北部的Jura,

父母都是工人阶级,

在她小时候就离了婚。

她的父亲是一位收费员,

贫穷让生活充满了许多的心酸与无奈,

小威奥耐在12岁前就开始工作了。

威奥耐能做的都是那个年代

没受过什么教育的女生做的工作,

她曾当过花边女工的学徒,

即使几乎没有工资,

她也有着高度集中的注意力和独立的精神。

18岁时,她结婚生子,

但孩子在襁褓中夭折,

此后她与其丈夫离婚。

这好像是上天对她成人后的一次考验,

尽管一切都那么的不顺利,

但威奥耐发下决心一定要创立自己的事业。

威奥耐离开了法国,告别了家人和同志

在英国的Surrey开始了新的生活——

在一家疯人院里当洗衣女工,

不久后,她迁居到了伦敦。

这样破釜沉舟的举动确实是

威奥耐能做出来的,

我们也能看出她对事业追求的决心。

在伦敦,她在Kate Reilly那里找到了工作,

但Kate Reilly擅长的是抄袭法国的时尚设计,

不过这样的经历打开了威奥耐的制衣之路,

她带着新学的知识回到了法国巴黎,

准备在制裙界一展拳脚,

那时是1900年正是个时尚界的好时候。

随后威奥耐在Callot Soeurs的

高级时装屋谋了一份工作,

她进一步的接触到高端制裙和剪裁技巧。

1907年,法国高定大师Jacques Doucet

将她从Callot那里挖走,

眼光独到的他看中了威奥耐的设计能力,

当然她也没有辜负期望,

第一个系列就展现了自己对服装的独特理解。

她以现代“自由形态”热门舞蹈家

Isadora Duncan为灵感,

表达了没有束腰没有鞋子的“自由人”。

终于在1912年,威奥耐在里沃利街222号

开设了自己品牌的时装屋。

一战爆发的两年前她有大批的忠实客户,

但战争让她不得不停止工作,

1919年她重开了自己的时装屋,

这次她决定终结束腰对女人的暴力束缚。

她从古希腊的雕像开始研究,

那流动的褶裥令她着迷。

威奥耐通过对面料倾斜剪裁,

探寻古希腊服饰中的秘密,

终于她创造了全新的廓形

——自由形态几何廓形。

用她自己的话说那是

“将面料从约束和其余剪裁方式中解放”。

她似乎用科学的标准解决了关于穿衣的问题。

1923年她的生意火爆到必须搬到更大的

蒙田大道(Avenue Montaigne)50号上,

雇佣超过1000名员工。

她还不忘早年间恶劣的工作环境,

因此她的员工待遇非常好,

椅子有靠背,有医保,

还有公司补贴的职工食堂。

在经营自己的店铺时,

威奥耐与高端时尚面临着

同样的问题那就是——抄袭

尽管威奥耐在时尚界低调到快成为隐身人,

但巨大的成就让她依旧被盯上,

可威奥耐怎么会轻易的向“恶势力”低头,

1921年她设立艺术和应用艺术维权联合会。

一年之后,她坚定地发布了宣言:

“Madaleine Vionnet的作品

都在法国注册并出版过,

她会对任何仿造品和部分仿造品进行维权。”

看不惯的事情一定要怼回去,

威奥耐直筒子似的性子一点也没变。

换个角度来说她将自己所有的作品

都用照片的方式记录下来并编号,

这又让服装设计变得有据可依。

她又订了下一季度参观工作室的制造商

必须购买至少三个款式的规矩,

各种“不低头”事件真应该为她树大指,

即便是这样抄袭也屡禁不止。

《Les Belles Robes》

威奥耐最经典的作品就是斜裁的裙子,

或许冷眼看上去这些裙子

并没有想象上的惊艳,

但细细品味却别有一番风味,

威奥耐对于裙子的创新之处在于

她创造了45度斜裁,

能够给予面料弹性,

并使其更加衬托体型。

威奥耐避免了使用纽扣和束带,

裙子变得也以从头上套入穿戴。

依现代人的眼光看待这项创造可能稀疏平常,

可以在那个紧身胸衣横行于世的年代,

威奥耐可谓是解放了女性腰部的生长。

“我喜欢关注老式服装和现代流行趋势,

因为它们想表达的是所在的年代”。

威奥耐对自己一直追求的事情

表达着执着的感情,

正是因为这份执着她与

Coco Chanel 、Elsa Schiaparelli

并称上世纪20 30年代三大时装设计师。

也被世人称做 “斜裁女王”、

“裁缝师里的建筑师”。

左图Coco Chanel 右图Elsa Schiaparelli

威奥耐最大的贡献就是创造了

“斜裁”这种史无前例的剪裁技术,

她利用面料的斜丝裁出十分柔和的

适合女性体型的女装。

强调“动”的美感,

那多样的悬垂衣摆和波浪,

套在脖子上的三角背心式礼服,

前后开的很深的坦胸露背的夜礼服等,

都是她的倾心之作。

装饰艺术在威奥耐的设计中也有体现,

那以曲线与直线、抽象与具象、

这些相反的要素构成的简洁明快、

强调机能性和现代感的艺术样式,

形成了现代设计的基础,

它将人们寻求从虚伪的社会人,

向无拘无束的自然人中回归,

回归了长期以来被衣物“剥夺”的

那部分人体本来的生理机能。

这个时代的女装受到社会变革和

政治、经济、战乱、文艺思潮、

科学技术等诸多因素的影响,

时常表达出极为敏感的反应,

因此女装也成为了社会变幻的一名镜子。

当我们谈及Mode、Fashion这些概念时,

实际上单指的就是女装。

活跃在那个时代的女装设计师们,

作为时代的弄潮儿备受关注,

其社会地位也从过去的低人一等,

升级成了左右历史潮流的艺术大师。

1940年她功成身退,

退出了这暗潮汹涌的“修罗场”,

威奥耐保留了120条自己在1920到

1930年代职业生涯巅峰期的裙装设计,

750条棉布和75本含有设计作品、

图画和账册的画册。

直到1990年代John Galliano

将斜裁技术重新带回公众的视野。

Vionnet裙结构展开图

Vionnet设计收藏

从步入退休到1975年99岁的她离世,

她所有杰出的成就都是

时尚界保守的最好的秘密。

而她保留下来的这些档案

捐给了法兰西服装艺术联盟

(Union Francoise des Arts du Costume),

一直工作到去世那天的设计师,

人们将她的死亡称为“使徒使命”的结束。

威奥耐夫人这一生都很清楚自己的要什么,

并且她为着她的目标而努力着,

不断的创造与不断的获取新鲜的事物,

让她没有被乱花渐欲的时尚泡沫迷惑,

用心的思考与探索让她拥有了更多的成就。

她知道只有真正的创造才能

在时尚界立得住脚。

制裙是她终其一生完成的,

仿佛她在这个世界的到来,

就是为改变着什么儿存在的,

上天对威奥耐百般试探后,

才为她开启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而这扇大门开启后,

威奥耐就没有让它关上。

对于服装的热爱已经侵入骨髓,

余生的道路上就注定相伴。

在去世之前,威奥耐短暂地说:

“我是一个最为非凡活力的女人。

我从来没有无聊过一秒。

我从来没有嫉妒过任何人和事,

而现在我已经获得了一种宁静。”

有的人生来就背负着一些使命,

即使岁月的蹉跎掩盖住了事物的表象,

但非凡的定力始终会指引他们向前,

威奥耐一生开场可能并不惊艳,

但不断与命运的抗争让她成为了胜者。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支持公益传播,转载的文章如需删除请通知网站工作人员。
0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