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脱掉衣服裸露身体,只为“拯救”更多女性

来源:哒哒(ID:dadatime)    作者:哒哒(ID:dadatime)    时间:2019-04-16

想象一下,当看到一位女性突然在公众场合脱掉她身上所有的衣服,裸露出她那“正常”的,并非模特那样完美的身材,你是否会感到有些不适应?甚至会为此感到恶心?

“新裸体主义(The Neo Naturists)”的姑娘们提出了这个问题,然后,她们开始“以身试法”。

八十年代早期,酒吧文化从后朋克时代向新浪漫主义时代过渡,“新裸体主义”出现了,信奉该主义的人,想用独特自然的表演方式,抨击了当时艺术界那些高高在上的装逼者。

克莉丝汀·宾尼(Christine Binnie)、詹妮弗·宾尼(Jennifer Binnie)姐妹以及威尔玛·约翰逊(Wilma Johnson)共同成立了这个组织。

新裸体主义的目标很简单也很明显,就是改变人们对“肉体”的观念。

她们想纠正社会各界对女性形象的认知,主要是因为当时挂历上那些模特的身材,看着实在太完美了,但这并不是大部分女性所拥有的体型——也许得患上“厌食症”,才能拥有挂历上那一副讨好所有男性的身体。

所以,“新裸体主义”选择在公开场合展现自己的最“真实”的身体,告诉大家,一个正常的,自然的女性身体,应该是怎样的。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新裸体主义”的三位成员,在一片反对声和质疑声中,公开进行裸体表演。

首演的地点她们选择了伦敦的市中心大厦。几位光着身子的女演员演绎了一段“渔民初遇美人鱼”的故事。

这段大尺度的户外表演,吸引了很多伦敦的吃瓜群众围观,其中还包括了当地的警察。

成员克莉丝汀回忆道“最后,我们和一位警察交谈了足足10分钟,最终,他没有逮捕我们,只是告知我们,以后别这么干了,不管表演什么,一定要穿上外套!”

在当时的伦敦,仍然沿用维多利亚时代的一条法律,即只有男人可以在公共场合暴露自己。

这件事后,新裸体主义者没有收敛,反而更嚣张了,她们在超市、俱乐部、画廊和各种公众场合玩“快闪”,当着无辜群众面突然脱光衣服,进行各式各样的表演——跳舞、唱歌、演话剧...

然后赶在警察来抓她们前逃离现场,只留下一脸懵逼的观众。

当时艺术界还盛行抽象人体画,新裸体主义者反其道而行,演出的时候,她们将抽象画画在自己身上,用别具一格的方式刷“存在感”。

对于这种夸张前卫的表演方式,组织者詹妮弗说:“这是女性气质的自我表达。”

在三位发起人的坚持下,新裸体主义变得越来越离谱和激进。而加入这个组织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们当中,有艺术家、美术院学生、演员、异装癖等各色各样的人。

格雷森·佩里,作为当时的主要参与人之一,参加了当时许多公共场合的“裸体演出”,后来她说到:那些“裸体主义者”,是真正的波西米亚人(那些纵情生活、具有浪漫主义又我行我素的人)。

后来在接受采访时,克莉丝汀表示,所谓的新裸体主义,是自己早期访问德国得到的灵感。

她说:“德国的朋克们都在湖边裸体日光浴,但在英国,朋克们活得十分苍白,他们只会穿着黑衣黑裤、老老实实地待在室内”。

所以她创办了新裸体主义,她想成为具有颠覆和破坏精神的艺术家。除了在身体上绘上彩绘,新裸体主义还实现了一种独特的艺术语言——赞美无政府主义的纯真。

在表演的过程中,她们频繁地涉及了英国人对田园与家庭生活的追求,这与80年代伦敦崇尚优雅的审美形成了对比。

克莉丝汀说道“新裸体主义是关于自由和表达,是展示真实的女性身体。

比起那些符合大众审美的浓妆和精心打扮,我们显得格格不入且不撩人,我们更混乱、更具冲击力。”

不过就像其他先锋前卫的行为一样,早晚有一天,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厌倦这种过度夸张的表现形式,新裸体主义最后也慢慢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后来,元老宾尼姐妹成为陶瓷艺术家,威尔玛·约翰逊现在是“冲浪实践者(practising surfer)”,居住在法国的裸体海岸边,并写了一本自传《冲浪妈妈》。

虽然不一起疯了,但三个人几十年来一直维持着好友关系。

克里斯汀说“我们做过最有力的事情是我们从未单独行动!我们在一起,这使我们勇敢,成为一个最强大的单位。”

下图是1982年3月3日,克莉丝汀在大英博物馆表演她的人体彩绘。

裸体总是有种莫名的力量,让观众的视觉感觉到冲击,开始变得兴奋,甚至想笑——这在过去几十年里的艺术作品里已经被证明无数次了。

虽然“新裸体主义”最终在历史的舞台上黯然谢幕,但“裸体”确实被越来越多地被用在其他主题中。

比如艺术家斯宾塞·图尼克,经常用成千上万的赤身裸体人体模型来表现生活的艺术;

在他最近的作品里,有超过3000名裸体志愿者,身上刷着蓝色油漆参与演出——这个作品旨在表现对2017年城市文化的前瞻。

而在英国第四频道的一档电视节目里,在一个名为“生活脱得精光”社会实验中,也探索了一群人如何应对失去所有财产(包括衣物)的三个星期。

期间,这些人也不能穿衣服,只能赤裸着上身。

另外,“裸体”在现在也依旧是一种强有力的抗争方式。

比如,每年一举行就引发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世界裸体骑自行车”,就是一个面向国际的、抗议缺乏道路安全的自行车骑行者的活动。

当然,还有乌克兰著名女权团体“费曼”(FEMEN)和俄罗斯的女子朋克乐队“造反猫咪”(Pussy Riot),都将赤裸上身作为他们的标志。

而就在去年,“新裸体主义者”还在伦敦Studio Voltaire画廊举行过一次展览,某种意义上,算是对上世纪80年代的新裸体主义行为艺术作品的一次回顾。

“新裸体主义”展览的策展人——杰西卡·沃恩,认为宾尼姐妹和约翰逊的所作所为,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是超前的。

她在BBC文化频道中这么说:“‘裸体主义者’是完全裸体,他们是具有突破性的!我不敢想象在今天,能看到这样的女人在公共场合裸体。但在当时,她们给公众带来了与众不同的天真和思考。”

“我认为,在公众的审美标准提高后,现在的女性面临了更多压力,很多女性认为,她们必须像广告大片上的模特那样皮肤平滑、无毛。

但‘新裸体主义’所倡导的与之完全相反。她们崇尚自然的体型。她们其实在“解救”更多饱受身材困扰的女性。”

这个狂野的、非主流的、挑衅的团体——曾经引起轩然大波、却又几乎被人遗忘;如今就这样被重新发现——在伦敦Studio Voltaire画廊中,现代人再次看到了她们当年的作品。

有媒体记录到,当时展览馆的现场鸦雀无声,当观众看到那个年代,“新裸体主义”用涂料装饰全身,像裸体拉拉队员那样在公众场合跳舞时,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也许就算是思想观念开放的现代人,也接受不了这一行为。

这次的展览除了当年新裸体主义留下的录像片段和照片外,组织元老克莉丝汀还来到现场进行表演。

六十岁的克莉丝汀在台上唱歌跳舞,绽放着的笑容不减当年,她仍想转变世人对人体,特别是女性身体的看法。

她相信,自己创办的新裸体主义,为大家带来的不仅仅是乐趣,更多的是思考。

穷极一生,她都在用尽全力地展现出一个女性“该有”的样子。

资料来源:bbc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支持公益传播,转载的文章如需删除请通知网站工作人员。
分享按钮